首战50K——宁海越野跑赛记

所谓的初生牛犊不怕虎,说的就是我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,4月份开始跑步,5月份半马,7月33公里越野居然也跑下来了,一切顺风顺水,就自我膨胀起来,连续报了几个50K的越野,似乎100K也不在话下。结果9月的吉武给了我一个下马威,高温、大爬升,直接双脚抽筋退赛,也让我深刻认识到了自己的孱弱。宁海的比赛也是自我膨胀期报的,如果换现在的我,估计是不敢了,54.4K,12小时关门,阅读赛道分析,越看越觉得自己是跑不下来的。一度萌生了弃赛的念头,最终是抱着能跑多少是多少的心态出发的,大不了被关门嘛。

4点起床,酒店的早饭,坐大巴去往起点。10月的宁海,已经有了明显的秋意,早晚的天气是凉嗖嗖的,果断换上了长裤,穿着冲锋衣出门。随着大巴车的颠簸,天空也泛起了鱼肚白,天亮了,目的地也到了。整装出发,54.4K是这次宁海越野的“乞丐组”,自然而然地被排在了最后出发。

出发,一长段的公路,然后进山,速度又被大部队带快了,6分以内的配速,这是越野不是跑马呀。山道狭窄,在小水坝前排起了长队,第一个也是我碰到的唯一一个堵点。看看后面,跟上来的人已经不多了,果不其然,又成了扫尾队关注的对象。宁海的赛道一跑上去,感觉很熟悉很亲切,大概是因为和自己家乡的山是一脉相承,都属于天台山脉的缘故吧。跑崇礼的时候,典型的北方的山,一望无际的草甸,少有高大树木;而杭州,则是无尽的台阶,让人绝望到死的台阶,反复的进出景区。宁海的山道,从竹林传过,从树林传过,踩在落叶堆积的小道上,还有机耕道,用砂石铺就的可以通车的盘山公路,仿佛间,又回到老家的后山。8.9K,1小时45的关门时间,比预计早15分钟到达,最后一小段,是从田埂上穿过,完全是记忆中的味道,却不记得多久没有在这样的路上走过了。这一段路让自己有了点信心,分析赛道的时候,觉得前面2个CP点是最容易被关门的,第一个CP节省下来的10多分钟的时间,让未来有了更多的可能。

第二个点直接是CP7了,中间的几个CP点,留给100K的大神去征服。这段路难度不大,虽然有11公里,但是以盘山公路为主,好多路段都可以跑起来。两个组别的分支点,只有个路牌,却没有志愿者指路,本来是跟着百公里的选手的,差点就跑错了道。依旧爬山,有爬升,但是坡度都很低,很多路段都没有明显的爬升的感觉,这也是和杭州很大的区别,杭州就是要么爬山,要么平路,而在这里,不知不觉已经完成了爬升。近CP7时,路边的稻田,已经是收割后的景象了,水稻的秸秆扎好堆叠起来,这是我儿时玩耍的地方,但如我儿子,可能已经没有机会看到这样的场景了。这段路走了标准用时,1小时45分钟的时间,没有富余。考虑到下面是一个大的爬升,喝了2碗粥,才继续上路。此时,双腿已经开始显露疲态了。

CP7到CP8,是一场跌宕起伏的戏文。开始的时候,有爬升但不陡峭,走的还算顺利,此时的我,已经是基本跑不起来了,看看周边,基本也是和我一个状态的,都是卡着关门时间的,能力状态也是可想而知。一直期盼着官方说的最难的大短柱,却迟迟没有到来,登山步道的路标,指向大短柱,距离慢慢在缩短。站在大短柱前,一个大的爬坡,没有想象中的陡峭,爬上去也没有到手脚并用的程度。到达山顶,918m,今天的最高点,和当地人聊了话,吃了他们带的毛豆和啤酒。此时的状态是极度轻松的,毕竟最难的一个坡已经上来了,时间也在掌控之中,对于完赛的信念,到达了顶峰。其实我错了,大短柱的下坡才是最难的,不输于上坡的陡峭,碎石路和泥路,下去的时候直接滑了一跤,屁股着地。当时以为下了大短柱后不多久就应该到下一个CP点了,所以心态也好,脚步也好,都挺轻松,但实际上才走了一半。后面的一半,是在怀疑与绝望中度过的,身边经过的跑友大概也是这样的心情,大家互相问着是不是错过了CP8,为什么这么久了没有到?在大短柱上以为可以轻松省下的时间也成了泡影,到达CP8的时候,已经是12点52了,距离关门时间还有8分钟,要不是第一段路省下来的时间,这里我就该回家了。CP8一景是群蜂乱舞,我们在蜜蜂的簇拥中吃吃喝喝,大概是可乐和饮料的甜味把他们都吸引过来了。这里第一次开始萌生了退赛的念头,距离下一个CP点9.2K,依然是1小时45的时间,380多的爬升,500多的下降,身体已经发出警告,是否还能坚持下来?时间已经过去了6个半小时,犹豫了会,还是继续上路了,想着撑到下一个CP点吧。

明显的疲态,让我的脚步开始沉重,连续的下降,折磨着我的膝盖,看着时间一点点的流逝,就算着距离关门时间还有多久。终于,关门时间到了,我还在路上,同行的跑友有的已经坐下来了,互相打趣着可以坐车了。但是,人生总是充满意外,峰回路转,前面的工作人员说CP9的关门时间延迟半个小时,相信当时很多人的心情和我一样,一大群草泥马跑过。最后在超过关门时间10分钟以后到达了CP9。此时,几乎已经决定弃赛了,慢悠悠的坐着喝粥。拿吃的时候和旁边的当地跑友闲聊,说是后面的2段路是简单的,完赛问题不大。而且也自己琢磨着,这里晚了半小时关门,那全程是不是也得延迟半小时呢?在侥幸与怂恿之下,又出发了。但此时的士气,经过这被关门和通过的反复折磨后,已经不如前面了。

CP9到CP10,6.7公里的距离,200多的爬升和下降,这里也有1小时45分钟的时间,和上段路一样,是有些不合理的。此时,双脚基本不停使唤,只是机械的往前挪,开始怀疑起自己,反正已经被关门了,干嘛不在CP9干脆退了呢。再加上前方传来的消息,CP10和终点都不延长时间,更是凉凉了,估摸着自己还是逃不掉被关门的结果。到CP10的时候,实际也是过了关门时间,后来看分段计时,知道自己是超过4分钟。志愿者从打卡点过来催促,让快跑几步,勉强让我避免了被关门的结果。这里开始了最后一次的纠结,还有2小时不到,9.2公里的路,放弃还是继续?最终是疯狂战胜了理智,在志愿者在旁边灌输着最后一段路很舒服很容易跑的观念,头脑一热继续踏上征途。因为时间紧张,在CP10只是吃了点水果喝了些饮料,估量了下背包里的水,感觉还是够用,就继续出发了。

开始的一段路是挺舒服的,在山脊上前行,远处是大的风力发电设备,应该又是某一个可以被称为“风车公路”的打卡点吧。路遇摄影师,说前面已经不远了,翻过一个山头就到,那个时候已经是下午5点多了。在天黑以前,一共有2个百公里的大神超过我,所谓差距,不言而喻。5点半以后,天黑了下来,赶紧拿出头灯带上,此时一起的还有3个人,其中2个还是女生。最后一段上坡,我开始加加速,想着怎么样也得再冲刺下吧,不想就这样被关门,当时我自己的状态就是,上得去,下不来,平路基本跑不动。所以最后一段路,上坡时三个人被我落在后面,但下坡的时候,其中的一个男生立马超过了我。下山,回到公路,看到了志愿者,最后的2公里路,我看了下时间,还有十五六分钟,如果是平常的路跑自然不在话下,但经过50公里的煎熬,现在的我早已是强弩之末,是否还有力气继续?终点西门城楼在我的北偏东方向,可以看到璀璨的灯光,也许现在依然是人声鼎沸吧。终于还是说服自己跑了起来,被关门,是一个我不喜欢听到的词汇,走一段,跑一段,近了,更近了,跑过终点,听主持人报出我的号码——1419,回头,城门上的计时牌显示的是12:00:22。被关门或是完赛?结果还是完赛了,因为我们50K组别是C区起跑,关门时间是在枪声时间的基础上加3分钟。所以,我还是在关门时间范围内跑完了54.4公里。

整个54K跑下来,几次想要放弃,感觉自己的状态,心跳呼吸尚可,后来看心率数据也都是在正常偏低的水平,但两条腿已经完全失去战斗力,自己的实际情况是心肺功能尚可,肌肉力量不足,归根到底还是跑量不足。50K的首战,成功完赛,但赶鸭子上架的后果还是要持续一段时间的,不过目前来看恢复的情况比上次杭州吉武要好上许多,也许是因为上次抽筋了的缘故。但也明显看到了自己的短板,就目前的情况,完全不适合盲目上到百公里或者70公里的级别,还是要循序渐进,逐步提升,在50K以内,打一个好的基础,多跑几个马拉松也许不是什么坏事,毕竟目前我的全马成绩还是空白。2018年还有2个月的时间,给自己的小目标是,把奖牌盒的剩下个空位给填满了。

 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徽标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

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。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

WordPress.com.

向上 ↑

%d 博主赞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