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什么去越野

跑完了自己的第五场比赛,两场路跑,三场越野,算起来也是入了越野的坑了,但对自己说这个话的时候,总觉得有些心虚:多年前早已入了户外的坑,所以本来就在坑里,谈不上入了越野的坑。

十多年前我就以“驴”自居,而且是一头喜好自虐的驴,从离开象牙塔左右开始接触户外,数年间,背着包走了大半个中国和日本。第一次的驴行,当属毕业旅行时去往四姑娘山;而徒步雨崩和两次登顶富士山,是最令自己怀念的几次经历。驴子的江湖,是背着包走世界,是在青旅的大堂里畅所欲言,是用双脚丈量世界。徒步,寄情山野之间,淡去时间的概念。相比于如今的越野,是在相同的地方,做着类似的事情。

而我从来都没想过自己会跟竞技运动结缘。年初,在友人的怂恿之下,报了个迷你马拉松,到了门口缺又放弃,第一次跑马之旅直接夭折。心有不甘,所以四月份干脆组织了一次包含迷你马拉松的公司团建,话说出去了,拉不下面子再次爽约,在赛前也就草草跑了几次,不过幸好接着以前户外打下的底子,第一次跑马之旅也得以顺利完成。后来,又被怂恿着在临安跑了一次半马。此时,尚未对跑步这件事有太多的兴趣,沿着城市道路,穿行于钢筋水泥之间,于我而言,吸引力不过尔尔;而追求速度的马拉松,作为典型的竞技体育,又不是一向懒散的我所能驾驭的。

后来,发现跑步还有另外一种方式——越野。与追求配速的马拉松不同,越野讲求的是距离,是离开钢筋水泥的森林,在真正的山野之间行走与奔跑,坚持是越野的真谛,忘记配速,只是迈开双腿,不断向前。如同新大陆的发现,又勾起了我对于山野的念想,开始从户外的坑,进入到了越野的坑。7月中旬首野,33.5公里,9个小时,身体关于山野的记忆渐渐苏醒,有种“久在樊笼里,复得返自然”的感觉。后来又在杭州跑了两场,在西湖群山,也是当年浙大毅曾走过的路,渐入佳境。一个半月的时间,三场比赛下来,说不入越野的坑也难。

当年在日本时,经常周末爬山,日本的山野有很完善的路标指示,一个人徒步都不是什么问题。而回国以后,也想着继续日本这样的徒步,但尝试了几次最终放弃,很大原因就在于国内的山是真正的野山,没有合适的路标,容易迷路,也充满了不确定性,再加上我本就是一个不算合群的人,不喜欢和一群陌生人组织一个所谓的户外社团一起活动。而越野比赛的到来,实际上也是让我的户外生涯得以延续:有组织,可以一个人或者和几个熟悉的友人一起;有组织有安排有路标,不用担心迷路或者规划路线。把一些原来户外需要自己独立完成的事情都代我做完了;越野比路跑对装备有更高的要求,这也符合我作为”装备党”的一贯作风,越野跑中要求的强制装备,大多也是户外中常用的。唯一还有些困难的,是越野跑居高不下的报名费,一公里10元的参赛费用,让越野注定难以像马拉松一样成为一个大众化的运动。

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,UTMB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中,OCC组的冠军已出。于我而言,UTMB这样的比赛也许不是那么的遥不可及。而在讲求距离而不是配速的越野的世界里,168亦是我的一个目标,也许有一天,我可以有自信站在168的起跑线前。

越野的路,还要继续。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徽标

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.com 账号评论。 登出 /  更改 )

Google photo

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。 登出 /  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。 登出 /  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。 登出 /  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

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。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

WordPress.com.

向上 ↑

%d 博主赞过: